由于前三季度业绩不佳,韩国现代起亚汽车会长郑梦九决定,再次更换其在华合资企业东风悦达起亚汽车公司的总经理。早报记者昨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今年1月履新的东风悦达起亚汽车总经理高玉锡在任期未满的情况下已于本周一正式离职返回韩国,而其接任者目前暂未对外公布。业内人士推测,最有可能的人选是朴宗沃。而朴也将成为东风悦达起亚成立6年来上任的第5位总经理。

一份中国销售目标萎缩的报告已经令远在韩国的郑梦九震怒,在对经营管理层加以斥责后,东风悦达起亚汽车总经理高玉锡已于本周一正式离职返回韩国,同时,为了降低运营成本,东风悦达起亚将于11月末将销售总部由上海迁至南京。

从2006年开始,曾经以性价比出众的韩系车在中国市场开始遭遇真正的“寒流
”。在历经一系列充满自救色彩的改革后,韩系车市场的疲软有所缓解,并随着今年国内车市的迅速复苏回暖而表现出强劲的增长态势。然而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并不意味着韩系车已安然度过了严冬,韩国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在中国的两条腿——北京现代和东风悦达起亚的发展,表现出非常不均衡的态势。东风悦达起亚这条“跛足”,已经严重影响了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在中国扩张目标的实现。

9月底,高玉锡向郑梦九递交了一份报告,称今年的目标将不得不降至16万辆。而今年初高一上任就喊出了“超越20万辆”的口号,比上年翻了一番。当时,业内就认为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据了解,前9个月,东风悦达起亚的销量仅10万余辆。

仅剩下三个月的2008年,面临销售窘境的东风悦达起亚已被迫大幅缩减计划,东风悦达起亚亟待实施新的战略调整以走出危机。

兄弟两企业 销量落差大

随着去年底第二工厂的投产,东风悦达起亚目前的产能已达26万辆,预计到2010年将达43万辆。这就意味着,东风悦达起亚将面临近半数产能过剩。

高玉锡离职

同为现代起亚汽车的在华合资企业,北京现代的市场发言权显然比起步更早的东风悦达起亚要大得多,这从两家企业销量上的巨大差异就能体现出来。

业内认为,由于销量难达预期,东风悦达起亚今年能否扭亏为盈也是一个难题。2007年,由于销量下降及第二工厂的投资,东风悦达起亚出现了7528.41万元的亏损。这已经不是东风悦达起亚成立以来的首次亏损。

记者多方获悉,东风悦达起亚汽车有限公司韩方总经理高玉锡已于本周一正式离职,东风悦达起亚公关部彭晓红向记者确认了这一消息:“同事们还没见过新任总经理。”彭晓红表示,高玉锡已经离开中国,新任总经理还没有来就职。东风悦达起亚北京商务代表处人士则表示:“这个事情我们稍后会作发布。”

2008年,北京现代没有完成预定目标,但依靠着伊兰特系列车型的不俗表现,依然完成了30万辆出头的销量,而东风悦达起亚全年销量虽然实现同比增长40%,但仅为14万辆,连北京现代的一半还不到,由此也可看出东风悦达起亚在2007年销量基数之低。

据悉,为了享受到江苏的税收优惠以节约成本,东风悦达起亚已决定在11月末将销售总部由上海迁至南京。

尽管如此,位于韩国首尔的现代起亚总部早已刮起了一股来势凶猛的高层更迭风波。据韩国媒体《中央日报》报道,现代起亚汽车会长郑梦九9月26日“果断地”更换了集团领导层,数位高层从一线退下来担任顾问,朴宗沃也在此时接替高玉锡担任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工作。

2009
年初期的成绩成为北京现代和东风悦达起亚有史以来最佳的销量开局。北京现代今年5月销量再创新高,达到50487辆,使得北京现代1-5月的总体销量已突破20万辆,同比增长61%。东风悦达起亚5月销量实现19029辆,同比增长52%,1-5月份累计销量突破8万辆。虽然同样是自公司成立以来单月销量的历史新高,但东风悦达起亚的销量与北京现代难以相提并论,在增长率上也落后一截。

从第一任总经理郑达玉开始,东风悦达起亚每位总经理的离任都不得意。此前,因为亏损、无法完成销售目标等原因,东风悦达起亚已经先后换过郑达玉、李炯根、崔成起等三位主帅,加上高玉锡已经有四人。而在过去的四人中,高玉锡在位不足十个月,成为任期最短的一位。

十一前一周,郑梦九接到了一份中国销售目标萎缩的报告,该报告称东风悦达起亚今年销售目标不得不降至16万辆,且今年前9月仅完成10万余辆的销量。这样的成绩与郑之前的计划相去甚远。

参照年初制定的36万辆的全年销售目标,北京现代仅用5个月时间,便提前完成了全年销售目标的55%。而东风悦达起亚今年的销量目标为18.5万辆,前5个月的完成率为43%。在整体汽车市场销量高速增长的背景下,再对比兄弟企业北京现代销量的突飞猛进,东风悦达起亚销量增长的含金量无疑大为褪色。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去年底投产的东风悦达起亚第二工厂年产能达30万辆,加上目前第一工厂的13万辆产能,至2010年总产能将增至43万辆。由于第二工厂初期年产能为13万辆,所以目前东风悦达起亚的总产能为约26万辆。但从其目前的产销情况来看,不仅远远未完成既定目标,而且随着库存积累,工厂一半以上的产能被闲置。

同为二工厂 境遇各不同

此次高玉锡离职是自东风悦达起亚成立六个年头以来,韩方总经理进行的第四次调整。在高玉锡就任之前,已先后有郑达玉、李炯根和崔成起等人担任这一职务,且每位总经理的离任都和东风悦达起亚的业绩下滑相关。曾任现代汽车美国公司法人总经理的高玉锡今年年初才开始就任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一职,至今不到一年时间。

为了走出2006年以来的销售困境,现代起亚集团在中国的两家企业都采取了不少措施,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动作,就是第二工厂的投产。从现实情况来看,东风悦达起亚的第二工厂比起北京现代,也远未达到预想中的效果。

知情人士对高玉锡的调离表示意外,“因为他还没有完成该职位的年限”。而东风悦达起亚中方管理层也纷纷称此次变动“没有先兆”。

北京现代第二工厂于去年4月投产,一期工程实现的20万台整车的年产能,使得北京现代已具备50万辆的年产能力。第二工厂生产的首款车型正是如今在市场非常热销的伊兰特悦动车型,这已经成为北现的重要支柱。东风悦达起亚第二工厂于2007年12月投产,设计产能30万辆,首批投产的是赛拉图两厢车“欧风”和狮跑SUV。

东风悦达起亚已决定在11月末将销售总部由上海迁至南京。消息人士透露,这既是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同时还可以享受来自江苏政府在税收各方面的优惠。

两个新工厂,设备、技术都堪称一流。然而让东风悦达起亚尴尬的是,比北京现代早投产的第二工厂并未能使其完成既定目标,如今的销量,也让工厂已有半数产能被闲置。在第二工厂的产品线中,目前也仅有狮跑能在SUV市场占一席之地,赛拉图“欧风”销量惨淡,这也让起亚在中国的产能扩张成为了一个笑话。有投资者也对股东之一——悦达投资汽车业务的亏损导致难看的年报表示出强烈的不满。

“我不一定会去南京。”现在上海远东国际广场办公的东风悦达起亚员工小王表示,随着公司即将搬迁南京的消息发出,已经有部分同事由于工作地点变化决定辞职。在他看来,这次搬迁必将引起一场不小的中高层人员变动。

换帅又迁都 治标难治本

分析人士认为,上海地界租金高昂给目前处境困窘的东风悦达起亚带来不少压力,在上汽等大型汽车企业盘踞的上海,它也算不上是纳税大户,难以享受到上海市政府的“特别关照”。但如果转迁至南京,将携同盐城工厂一起获得江苏省政府的颇多优待。

“首尔到盐城的距离有多远,忧愁就有多长”——这是一家汽车财经媒体一篇关于东风悦达起亚的报道的篇首语,这正是韩国现代汽车集团的CEO郑梦九对东风悦达起亚现状最真实的心境写照。

去年11月初,面对销售业绩大幅萎缩、连年亏损的窘境,上任才10个月的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高玉锡,就不得不接受走人的命运。朴宗沃成为东风悦达起亚成立六个年头以来的第5任韩方总经理,而每位总经理的离任似乎都与东风悦达起亚的业绩下滑相关。

东风悦达起亚为自己开出的另一张药方就是“主场”的搬迁。去年底,东风悦达起亚销售总部从上海搬到了南京,据说这是为了节约成本,还缘于税收方面的优惠诱惑,同时也便于和盐城工厂进行紧密联系。然而“主场”之说看起来很是牵强,因为不少一线的汽车公司销售中心所在地,并不和工厂在同一城市,比如湖北的东风雪铁龙,去年夏天就把销售中心从武汉搬到了上海,而销售中心位于北京的汽车企业更不在少数。

有业内人士透露,其实东风悦达起亚的根本症结是尴尬的三方股东关系,股东之间话语权的争夺,最直接的恶果就是有竞争力的新产品难以落实、企业战略无法持续,也直接导致了东风悦达起亚成为现代起亚汽车在中国的一条“跛足”。

产品慢一拍 新车难言福

尽管东风悦达起亚去年以来实现了销量增长,但其增长主要来自于前年年底上市的SUV狮跑,轿车板块仍是弱项,整体实力并没有得到提升。当年的千里马红极一时,但此后东风悦达起亚陆续推出的产品都无法复制这种成功,慢一拍的新品推出节奏和对价格定位把握的失当,都让其前行艰难。

由于起亚汽车的“小阿弟”地位,通常东风悦达起亚新车推出时间总比北京现代要晚一年,赛拉图、狮跑、锐欧均是如此。由于与北现的产品技术基本相同,而售价优势却不明显,在激烈的车市中,东风悦达起亚一直非常被动。有业内人士评价:“在品牌弱势的情况下,却总希望有一线品牌的价格。在中国市场上的角色和定位,东风悦达起亚似乎不如北京现代想的明白。”

疯狂的车市终有调整甚至萎靡不振的那一天。大潮退去,谁是那个“裸泳”?已经有汽车分析师说:“尽管今年东风悦达起亚的动作不小,但是目前仍然很难看出它的机会在哪里,如果还是只能看到短期利益而无法从长远的战略出发,切实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在下一轮的车业洗牌中,它就是一个出局者。”

对于刚上市的赛拉图的换代车型Forte福瑞迪,许多媒体记者议论,其定价并没有给人以惊喜,相对竞争车型,9字头且接近10万元的起步价,让人一下子难以接受,其高端2.0升车型的售价和市场定位逼近北京现代领翔,且无法享受国家优惠政策,有可能导致产品逐渐边缘化。尽管发动机系统进行了改进,但福瑞迪沿用了赛拉图的变速箱配置方案,显得技术含量偏低。

同北现悦动相同,福瑞迪也出自现代的HD生产平台。面对悦动的成功,已经晚了一年上市的福瑞迪,在错过了上半年车市小排量车的“井喷”之后,要想像当年的千里马一样为东风悦达起亚带来福气,也许要付出加倍的努力。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相关文章